极低产段子手√
不填坑系列√
大概全职/阴阳师一直线

双花 梦迴(下)

耶我赶完了×
只是到最后我自己都不知道在打什么_(:3」ㄥ)_
总之下收((

就在三人讨论如何帮张佳乐时,当事人坐在窗旁上休息,他怔怔看着手中的照片,那是好几年前在孙哲平还没因手伤退役,他也还没离开百花时的合照,思绪飘回四年前的同一天,也就是孙哲平验出手伤的那一天……

「大孙你说什么?!」张佳乐震惊地看向孙哲平十分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说等这赛季结束我就要退役了。」

他道出令人错愕的消息,宛若将石子投进平静无波的水中,掀起了一道道涟漪,张佳乐忍不住质问:「为什么?我们这个年纪还算是职业选手的黄金时期,明明说好了……」

说到激动处音量不自觉放大许多,这时孙哲平递给他一张纸,他只是瞄了一眼就说不出话来,那是手伤的检验报告,最下面清楚的写出检验结果:无法再进行高强度的职业比赛了。

「似乎是因为我的打法带给手部太大的负担的关系,长期下来就导致了难以回复的手伤。」孙哲平平静的说明,平静到似乎事不关己,看着这样的孙哲平,张佳乐一脸挫败:「为什么你这个当事人还能这么平静,反而我比你自己还激动了……」

「事情都发生了再沮丧再懊恼有用吗?让我们再为了冠军努力一次吧。」露出微笑他用力的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就站起身来走出房间,张佳乐愣了一下才气急败坏超孙哲平的背影吼道:「你妹干嘛揉我头啊!」

被这么一闹他郁闷的心情消失无踪,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这一次一定会拿下冠军的!

第五赛季,百花战队,第二。

克制自己再继续想下去,再回忆不过是平白添了几分感伤,张佳乐将照片放进抽屉中躺下来要睡觉,一会儿就沉沉睡去了。

隔天一早起来稍微梳洗一下后就前往食堂用早餐,起床的时间似乎比平常晚了些,到的时候就只剩张新杰在收拾东西。

「前辈早安,听说前辈昨天不太舒服,有感觉好一点吗?」

「谁跟你说的……我没事啦,不用担心。」

「那就好,对了,原本明天才开的战术会议移到十分钟后,请不要迟到。」张新杰将消息告知张佳乐后就离开食堂,留下他一个人在食堂内气急败坏吼道:「尼玛这种事干嘛不早点说啊!十分钟根本不够我吃完早餐啊!」

尽管他大爆手速嘴速(?)狼吞虎咽收拾了早餐,赶到会议室还是晚了一两分钟,而且到了才发现忘记回房间拿资料过来。

「啧你们先开始,我回去拿。」烦躁的抓了抓头,就在要起身离开时却被林敬言拉住了。

「不用了,我这边还有一份。」将资料递给张佳乐,虽然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还是伸手接下了,等到开始讨论后宋奇英悄悄凑到林敬言身边:「前辈,这样真的不会被张佳乐前辈发现我们拖着他让他暂时回不去吗?」

「发现了又怎样,反正他一时半刻是回不去了。」望了眼认真讨论的张佳乐,林敬言笑着继续说:「更何况那家伙在某方面还挺迟钝的。」

会议结束后就中午了在用完午膳后张佳乐决定回房休息一下,打了一个哈欠推开房门,却错愕的发现房间里已经有个​​应该不会出现在这的人。

「大孙你怎么会在这?!」

孙哲平没有马上回答,他伸了一个懒腰站起身来,走到张佳乐面前,然后狠狠的给他一个爆栗。

「白痴啊你!我知道你想要拿到冠军的心情,但好歹顾一下自己的状况吧!」

张佳乐揉了揉被打的地方,委屈地说:「你有脸说我,自己还不是……」

说到一半才发现这话不太适当连忙打住,孙哲平叹了口气,转开了话题。

「忘记说了,生日快乐啊乐乐。」

看着张佳乐一脸茫然随后像是想起什么脸色震惊,显然就是此时才想起这回事,孙哲平忍住想打人的冲动,这个傻子连自己的生日还能忘记他也是服了。

「喏,礼物在这,蛋糕老韩他们在准备了。」

「喔……等一下这不是百花缭乱的手办吗?你不是之前就送过我了?」

接过那个小盒子瞄了一眼就哭笑不得发现那个是之前就收过的百花缭乱手办,现在就放在房间的架子上。

「你仔细看看,这个和之前送你的那只不一样。」

「什么啊……」嘟囔了一声,他听话拆开了包装,乍看之下和架上那只似乎没什么不同仔细看却能发现某些造型和多年前拿到的那个手办造型不太一样,和他转队以后换的一些新装备很像……

隐约察觉到其中的含意,神色复杂望向孙哲平,似是感激,似是埋怨,又似是遗憾。

「我想挥别的过去不包括你,到底什么时候你才会伸手回应我?」

「冠军对我而言是超越一切的重要,但你对我而言也是超越一切的重要。」

听着他吐出的话语,孙哲平沉默一下才回应。

「对不起,一直到现在才来找你。」

闭上眼仿佛还能再看到离别那天的情景,他要离开时身后那人吐出的那句「不要离开我」是何等的酸涩,那时他心中充满着不确定,但现在他很清楚自己的心意,绝对不会再次放开手。

「乐乐,或许我们没办法在荣耀里并肩走到最后,但是我希望你能在我接下来的人生中陪我走到尽头,你愿意吗?」

听到他笨拙的告白张佳乐笑了。

「自始至终我的答案都是愿意。」

评论
热度 ( 7 )

© 霜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