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低产段子手√
不填坑系列√
大概全职/阴阳师一直线

【阴阳师】我觉得我寮SSR都有毒

GGTV新闻频道主持人千机伞:

*有酒茨CP向


大家好,我是个N卡小帚神。但是与我的那些身处其他寮的N卡小伙伴们不同,我一点也没有为自己N卡的身份不满,或在内心中有那么些隐秘的想成为基佬紫或土豪金的悸动。我想,这可能和我寮SSR都有毒有关吧。


先从第一个来这个剧毒寮的SSR酒吞童子说起吧。酒吞大爷算是这些SSR里比较正常的了,他只是比较……嗯,比较爱演而已,而且在茨木大爷来之后,他已经很少闹腾了。
茨木来之前,酒吞大爷沉迷醉酒不想干活。醉酒也就算了,关键是醉完酒他还要搞事情。有一次,大概是半夜两点吧,全寮都睡下了,我起来上厕所。走到院子里,忽然就看见酒吞大爷那棵樱树下,对着那棵樱树的两根枝丫说话。
“茨木,你看,这是本大爷为你打下的江山!”酒吞大爷豪情万丈抬手一挥,就把整个阴阳寮都划了进去。
……大爷您要把阴阳寮弄成大江山第二,阿妈知道吗?
“这是本大爷给你造的宫殿!”酒吞大爷抬手一指我要去的厕所。
……难怪茨木不来,感情您老人家让他睡厕所啊!
“这是本大爷给你准备的奴才!”酒吞大爷手臂一挪,指向了我。
……???EXCUSE 略略略???
“嗯?”酒吞大爷看我一脸懵逼地待在远处,双眼一瞪。
“小帚子给二当家的请安,二当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我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
“嗯……”酒吞大爷手指晃了一圈,又点在了我身上,“那是要来挑衅本大爷的小妖,茨木你看,本大爷秒秒钟就能把他打趴下!”
我多么机智啊,一听他这么说,立刻配合道:“酒吞!你就是鬼王吗?我小帚子不服,我今天就要……嗯???不是啊酒吞大爷,您说啥?我一点也不想挑衅你啊,我不要啊好疼啊亚美爹我错了饶了我吧啊啊啊啊啊!!!”不等我说完,酒吞大爷已经抄起鬼葫芦五炮砸在了我身上,我不禁发出了五声动人心魄的娇喘,然后安详地闭上了眼睛,只能期望明早起来的桃花妹妹可以发现这里发生的惨案。
酒吞大爷看着我躺倒在地的尸体,满意地点点头,又转头对那俩树枝说:
“茨木啊……你不是一直希望我振作起来吗?你看,我现在振作起来了,所以……”
“所以,你什么时候回来?”


既然刚刚说了我们独自相思着的鬼王,下一个就说说他相思的对象茨木童子好了。茨木大爷,秒天秒地,一拳既出,四个童男都救不回来。茨木大爷的毛病很简单易懂,那就是他实在是太GAY里GAY气了。虽然他确实基佬,但再怎么基佬,说话也不能那么基佬啊,寮里还有那么多孩子呢,影响多不好。诶呀,我这样子可能说不清楚,我举几个例子好了。
茨木大爷是阿妈在酒吞大爷的威胁下一片一片讨出来的,是个很茨木的茨木。他称呼基佬紫从不叫基佬紫,叫“吾友紫”。比如阿妈抽了个SR回来,他就会说,“女人,你又抽了个吾友紫?”因为酒吞的眼睛是紫色的,他认为紫色和酒吞眼睛同色是紫色的荣幸,到如今我还没太理清楚他神奇的逻辑。
茨木大爷还说过,他友是各个领域的王者,不论是葬爱家族发型界,还是黑人大汉胸毛界,还是举重酒葫芦界。且不说这些都是什么界,我总觉得他其实是在黑他友,但他表情自豪而骄傲,仿佛根本不是在开玩笑。酒吞大爷每次听到这些话都会欣慰地点点头,然后把他扛回屋子进行各种教育,但这些教育很明显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第二天他都会一如往常的召集我们这些小式神进行一日一度的酒吞童子夸赞大会,然后我们都会心悦诚服地投票给他让他当第一名。
还有一次,阿妈在和隔壁的晴明叔叔讨论斗技,阿妈叹了口气说酒吞大爷什么都好,就是有些慢,一战就要十好几分钟。茨木大爷经过,也不知道他听了哪几句,忽然就义正辞严地用他那雄浑的声音反驳:“吾友怎么可能只有十好几分钟,你们又没试过,他一次分明至少一个小时,最长甚至有两小时三十八分钟!那怎么能叫慢,那分明是持久!你们休要在他身后黑他,信不信吾拿小拳拳捶你们胸口!”这种六星成年式神的发言吓的鸟姑姑一秒钟放飞了八个天翔鹤斩。之后我们寮就多了一个时间单位,叫JIU,1个JIU就代表两小时三十八分钟。


我寮的大天狗大人应该算待遇极其不好的大天狗了。他来得晚,那时候鸟姑姑已经六星了,阿妈也不想再去练一个针女式神,所以一级的他来了寮后就没上过战场。但我寮的大天狗大人可不是一般的大天狗,他有梦想,他的未来充满了诗和大义,他要去扫除人间污秽,成为新世界的卡密桑麻。所以,在发现阿妈没有意向给他练级升星后,他义无反顾地拿着《中国古代诗词三百首》走进了阿妈的房间,进行了大约有3个JIU的长谈。我在门外扫地时,隐约听到了几句: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这个世界正在腐朽,必须要靠我的大义才能拯救……”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我必须要变强,只有更强,才能让我实现我的大义……”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不论我最后的结局怎样,我都不会为现在的选择后悔……”
“天道不灭,浩气长存……”
“浩NMB,自在逍遥……”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您忘了您就是我的阿妈吗……”
“大义……”
“给我觉醒……”
“给我升级……”
“给我升星……”
“给我皮肤……”
“羽刃暴风……”
“天狐神火……”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总之,当我们伟大的大天狗大人从阿妈的房间里出来时,他已经是觉醒四星满级穿着清风雅乐的大天狗了,并且他为我寮制定了一条新的寮规——SSR都必须至少觉醒四星满级。后来降临我寮的SSR大人们为了感激大天狗大人用他自己那时方才一级的脆弱的身躯为以后的他们铺平走向四星的康庄大道,将大天狗大人的出生日期定为“亲爱的狗日”,在这一天,全寮式神都会载歌载舞,欢度佳节。


两面佛是我寮的第四个SSR。这位老佛爷还算懂事,不像其他几位不仅自己要搞事情还要拉着我们陪他一起搞事情,他从来都是自己整幺蛾子然后要全寮人给他收拾烂摊子的。说实话老佛爷毒得也不算太厉害,也就是爱看看琼瑶嘛,虽然这个设定和他的长相不太相符。平心而论,看琼瑶也挺好的,谁没个爱好啊,问题是他边看还要边哭。老佛爷一哭起来啊,左边寮打雷右边寮刮风,大天狗大人看到这样豪迈的一幕都不仅在喊出了“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之后扇扇翅膀飞走避难去了,只能留下一群我这样的小短腿式神们在寮里略略略略地乱跑,欲哭无泪。
唉,其实这也就算了吧,不就是老佛爷看完电视后,我得麻烦着再扫个半天的地嘛,肉体累就累点也无所谓,反正就算老佛爷不整事儿别的SSR大爷们也总是会搞事情摧残我的身体的。关键是,这老佛爷还精神污染。
“呜呜呜……尔康……”风老佛爷用手抹糊了一脸的眼泪。
“嘤嘤嘤……紫薇……”雷老佛爷那纸擤了一个惊天动地的鼻涕。
“啊,不要啊,让他们在一起啊!”风老佛爷和雷老佛爷一起悲惨的嚎叫,然后伸出左手和右手,给了自已一个安慰的拥抱。
“风儿,你,你别再哭了,他们会在一起的,别难过了啊……”雷老佛爷撕心裂肺。
“阿雷,你也别伤心了,一定会幸福的,再哭到时候又得麻烦阿妈扫院子了,听话……”风老佛爷嚎啕大哭。
天呐,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让我遭受这种苦难……我不知所措,我怅然若失,我不如死了算了。
我有时候觉得阿妈还是挺好的。比如,在无数寮的两面佛们纷纷走向神龛时,我寮的这样闹腾的两面佛却还呆的好好的。阿妈总说,到底是SSR呀、再丑看多了也还好呀、舍不得呀什么的,有时候别人也会觉得奇怪:“两面佛什么的喂了又没事,再攒不就行了吗?”阿妈就会笑着回答他,“诶呀,那到底不是现在这个了啊。”


荒川大爷挺高贵冷艳的,他和别的SSR大爷们不一样,他不屑于为难我们这些小式神,他从来都是去怼阿妈和隔壁的晴明叔叔博雅叔叔还有比丘尼姐姐的。
“呵,愚蠢的凡人,你的通灵只会给兔子吗,你斗技就靠兔子输出好了。”
“呵,愚蠢的凡人,不会放罩子的晴明,和只会狂啸的酒吞有什么区别?”
“呵,愚蠢的凡人,打魂十要放分身,是打算让他来跳个舞助助兴吗?”
    “呵,愚蠢的凡……”
“诶呀,我是吃人鱼肉才变成现在的样子的呢,不知道如果再吃一次,会不会以毒攻毒呢……嗯?荒川先生,你算是人鱼吗?”
“……呵,愚蠢的凡大天狗,你这么能,你咋不下水,你和王八嘴对嘴?”
路过的和太阳肩并肩的大天狗:“???昔有故人X似卿,而今坟头草盈盈???”
之后,荒川大爷和大天狗大人遇到了总会打架,唯有“亲爱的狗日”时荒川大爷能老老实实地坐下夸大天狗大人一句“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天边的云彩你是大难不死的男孩”。


小鹿大人是SSR里最好接触的了,又可亲又可爱,但是依然不能改变他有毒的事实——他酷爱传播邪教。
“雪女姐姐带钟灵肯定厉害!又冻又晕还能输出,还能克制雨女姐姐!”小鹿大人开心地把阿妈的血汗勾拿去给雪女大人淘了一身攻击加成的钟灵。
“镰鼬三兄弟带钟灵也肯定厉害!自带轮入道又能不断晕眩,肯定是最强单控啦!一速镰鼬轻轻松松把对面六个人都锤晕,都不需要雨女姐姐和凤凰火姐姐上场啦!”小鹿大人开心地把剩下的钟灵中副属性带速度和效果命中的都给了镰鼬。
“惠比寿爷爷带钟灵也可以呀!毕竟爷爷除了最开始要插旗子,之后都是普攻呢,那么多回合的普攻可不能浪费呀,要是晕上,多惊喜呀!”小鹿大人开心地把所有生命加成的钟灵都塞给了惠比寿老爷爷。
“荒川叔叔好像也能带钟灵呢!荒川叔叔也没有什么合适的御魂……不如拿着这些加防御的钟灵当一个半肉半输出的控制吧!肯定是控制里最强劲的呢!”小鹿大人开心地把剩下的防御加成的钟灵都给了荒川大爷。
“……”荒川大爷瞪着那几个钟灵瞪了好久,又抬头看小鹿大人无邪的笑颜,疯狂地摇了几百下扇子后转头就要走。
“呜……”小鹿大人看到荒川大爷不打算拿御魂,耳朵失落地耷拉了下来。荒川大爷听到身后的呜咽,僵硬住了,似乎进行了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最终一咬牙一跺脚转头拿了这几个钟灵气冲冲地走了。
今天也很努力地在传播邪教呢,小鹿大人。


一目连大人别的问题都没有,他只是路痴而已。有次阿妈就送他去隔壁转个弯儿就到的晴明叔叔家的结界里待一段时间,结果他在结界里呆了2.5个JIU不到,回来那两百米路绕了4个JIU!最后还是一目连大人的龙看不下去了,牵着一目连大人走回来的。经过我们的私下讨论,我们都觉得一目连大人当时愿意那样守护着他的那方土地不愿离开,可能不仅因为他爱那儿的山水人民爱得深沉,还因为他自知离开那儿他就会分分钟迷路找不到人生的方向……


青行灯大人和阎魔大人有一些奇怪的嗜好,并且她们的嗜好加在一起可以产生组合暴击的效果。青行灯大人喜欢给我们强加设定,而阎魔大人喜欢给我们起绰号。
比如,据青行灯大人所说,荒川大爷上辈子是天神,但因为偷吃了天帝最爱吃的红烧鸡翅膀而被天帝打回原形贬入凡间。他为了能恢复修为,曾经潜入霍格沃兹学习化形之术,不料在术法还未大成之时,误入了不知哪位得道高僧画的魔法阵,这才来到了我们寮。而阎魔大人说,荒川大人就是一只黄浦水怪。所以结合一下,荒川大人是一位被天帝贬入凡间从霍格沃兹辍学的……黄浦水怪。大天狗大人当时听完这段故事后,沉默一会,冷漠地摇着扇子留下了一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黄浦人”后就飞走了。但当他的身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范围大约十秒以后,我们都听到了一阵丧心病狂振聋发聩的笑声,仿佛有一万个老佛爷在看还珠格格的开心大结局。
再比如,据青行灯大人所说,酒吞大爷和茨木大爷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六十年代。那时,酒吞大爷化为学生在人间风流,偶遇化为美女后又女扮男装想要去书院学习的茨木大爷。两人一见如故,志趣相投,遂结拜为挚友,后同到平安京书院就读。在书院两人朝夕相处,感情日深。终于,茨木大爷按捺不住心中对酒吞大爷无限的激情向其表白,然而那时的酒吞大爷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子——平安京书院院长的疯狂追求者红叶小姐姐。茨木大爷伤心欲绝而死,魂魄化为一只千娇百媚的蝴蝶在飞舞中破碎。而酒吞大爷则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放下轮入道,穿起地藏像,来我们寮里出家了。后来的事情我们也知道了,酒吞大爷集齐了茨木大爷破碎的魂魄,重新将他召唤了出来。阎魔大人听完这个故事后也非常感动,于是给酒吞大爷起了个外号叫山伯吞,给茨木大爷起了个绰号叫扶她茨。
顺便一说,这两个故事流传开后,荒川酒吞茨木三位大爷和青行灯阎魔大天狗三位大人开展了一次父子局3V3。不过其实茨木大爷觉得这个故事挺好的没什么不对,只是单纯酒吞大爷说要打就开开心心地跟过去一起打了。嗯?你说这件事和大天狗大人有什么关系?确实没什么关系,但是大天狗大人才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揍荒川大爷的机会呢。


我以前以为妖刀大人是我寮SSR中唯一正常的SSR,直到出了她的皮肤副本我才知道,原来妖刀大人……有大丁丁。
“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大天狗大人看着刚换完新衣服出来的妖刀大人,震惊地把扇子都吓掉了。
“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妖刀大人没有把话说完,冷笑一声,大天狗大人咳嗽一声,装作无事发生过,拍拍翅膀去追寻大义了。


现在阿妈在攒御札换花鸟小姐姐,并且乞讨辉夜小姐姐。不过说心里话,我希望这两位小姐姐永远都不要来。不为别的,寮里已经有十位大佬要供着了,再来几位我觉得我寮迟早会倒闭。

评论
热度 ( 2005 )

© 霜茗 | Powered by LOFTER